发达经济体通缩魅影潜行 G20财长会或将承压

时间:2019-10-28  author:伯朕拎  来源:亚博  浏览:99次  评论:128条

尽管今年初以来欧美经济重聚动能助力全球经济,但近一段时间以来多个经济体的通胀数据不佳,已经触发了市场的部分担忧。本周一,希腊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1月希腊消费者物价指数月比下滑1.4%,这意味着该国仍旧处在通缩范畴之内。在去年11月,希腊该数据曾同比下降2.9%,创下1960年以来通货紧缩的最高值。

通胀数据下滑

作为欧元区经济实力不强的外围国家,希腊虽不足以预示整体欧元区通胀前景,但这却成为市场担忧欧元区或将陷入通缩的佐证之一。数据显示,欧元区今年1月通胀率下滑至0.7%,不仅不及欧洲央行政策目标的一半,且处于发达国家的最低水平。巴克莱在最新的报告中警告称,欧元区是2009年下半年以来,全球经济体中最容易“感染”通缩的地区。

除了欧元区,经济学家对美国、加拿大等国也存在类似担忧。根据加拿大统计局最新数据,去年12月该国CPI为1.2%;而美国1月16日公布的数据也显示,该国去年12月消费者物价指数仅上扬0.3%。分析人士表示,相比过去数月,这两项数据虽有所上扬,但仍旧处在相对低位。

IMF在1月出炉的最新报告中表示,“发达国家、尤其是欧元区的低通胀率所带来的相关风险,已经成为全球经济复苏的重要问题。”

G20或讨论相关话题

本周末G20财长和央行行长将在悉尼再度聚首。摩根大通首席经济学家卡斯曼表示,包括南非、巴西等新兴经济体的疲弱增长前景增加了全球经济反通胀力量。新兴市场更低廉的商品、更缓慢的贸易以及不断下滑的利率,将加大全球物价走软压力。法国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麦嘉莉也认为,尽管今年标普高盛商品现货指数并未出现大变动,但新兴市场对全球GDP的拖累,都可能对商品价格“带来巨大的影响”。

“发达国家通缩数据暗藏风险,可能会对本次G20财长会带来压力。”分析人士表示,相关话题将引发热议,其中之一就是新兴经济体增长放缓及其影响。自去年下半年以来,新兴经济体增速放缓与发达国家利好数据频出形成对比,因而在本次G20财长会上,可能会出现自2009年9月以来首次有关发达国家重回全球经济增长动能“第一梯队”的讨论。另外,近一段时间以来,新兴市场的大幅振荡、新兴国家增长放缓以及发达国家通缩前景不佳,或将增强美联储主席耶伦和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将货币宽松时间尽可能延长的意愿。

发达国家决策者尚自信

虽然经济学家对发达国家通缩风险的警告已经屡见不鲜,但欧美决策者看上去却较为自信。耶伦在2月11日的国会作证中表示,部分价格放缓所反映出的背后因素是“不大可能持续”,并且来自于新兴市场振荡不大可能对美国经济“带来实质性风险”。

德拉吉在2月6日也表示,尽管“存在通胀放缓的趋势”,但通缩并没有成为既成风险。欧洲经济不断增强以及除食品和能源之外的价格放缓,主要局限在所谓的外围经济体中,这将帮助这些国际海外出口更具竞争力。加拿大央行行长波洛兹则认为,加拿大发生通缩是“非常不可能的”。

相比欧美决策者,国际组织的看法却稍有不同。IMF总裁拉加德日前表示,发达国家不应当对自身经济进展感到自满。“我们看见通缩风险不断上升,这将对经济复苏带来灾难性影响。”她在1月15日华盛顿的演讲中说,通缩是我们必须毫不迟疑应战的“恶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