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亚裔候选人参政 彰显两代移民不同价值观

时间:2019-10-28  author:佴廪  来源:亚博  浏览:87次  评论:162条

  中新网11月4日电 据美国《星岛日报》报道,上世纪70年代,亚裔移民潮涌现美国,两名第一代移民金兑锡、任柏年,一个成长80年代、目标打破亚裔规限,一个家族历经《排华法》历史,防止重演70年代前族裔问题主导政策,两名候选人4日普选对垒,竞逐纽约法拉盛州众议会40选区议席,从教育议题、移民政策及小区发展,整个竞选过程,都反映了法拉盛移民两代价值观的冲突。

  亚裔人口占50%以上的州众议院法拉盛选区,将由民主党籍现任议员金兑锡对上共和党人任柏年。现年33岁的金兑锡在韩国首尔出生,7岁随家人移民纽约,父母于法拉盛开设小杂货店为生,毕业于政治系后加入刘醇逸办公室、纽约州长帕特森办公室,是美国平权运动后成长的新一代少数族裔。而62岁的任柏年则来自中国台山,于美国经商的爷爷1900年因《排华法》无法入籍,外公二战时期曾加入美军出征,等待十年后任柏年终与家人团聚,是第三代移民、也是第一代移民。

  在金兑锡和任柏年身上,是两个不同年代移民的缩影。任柏年成长于70年代,小时候帮忙家人开设餐馆打工,勤工苦学考入纽约市菁英高中布鲁克林科技中学,因耳濡目染,吸收当时大学生反战、族裔平权的思想,入读普瑞特艺术学院(Pratt Institute)时期看见非裔、西裔争取权益,开展其与华人年轻人活跃于唐人街,争取权益的思想。任柏年形容,当了民主党人56年,最终选择2010年转党,加入了共和党。

  比任柏年年轻近一半的金兑锡,以全额奖学金考入著名布朗士Riverdale Country私立高中,毕业于上州汉密尔大学政治哲学系,成长环境中一直是校内少有的亚裔,令他致力打破亚裔的极限,“大学时,我是唯一一个亚裔美式足球员,父亲常说我要做一些其他亚裔不做的事,这样才可向主流社会显示:我们不仅成绩优异,也可在球场上Kick Your Butt。”

  金兑锡原本决定加入金融界,但上班前返回成长地法拉盛度假时,被当时胜出成为首名华裔市议员的刘醇逸留下,成为首批实习生,之后一脚踏进了政府,直至2012年参选州众议员。相对来说,刘醇逸比金兑锡的政见更倾向进步派,但金兑锡形容,刘醇逸与从小在美国长大的亚裔背景相若,看见刘作为当时市议会51名成员中唯一一个亚裔,比任何人都要努力十倍,甚至在白石镇一宗华裔被歧视、虐打案中出力,令金兑�决心从政。加入议会后,金兑锡认为州众议会教育委员会是亚裔首要争取的位置,最终打破了规矩,以一年的年资挤进委员会,“因为我相信教育是不应受政治左右”。

  在今次选战中,金兑锡及任柏年身边的支持者、募款纪录,都不难看出二人代表两种价值观的分歧,任柏年竞选后援会中50多个名单中,大部分都来自同乡会、商会等曾参与过抗卫华人利益的第一代移民,而金兑锡则获刘醇逸、孟昭文及民主党党部、工会等建制支持。

  在纽约市特殊高中联考招生制改革方案一事上,最能反映这项清淅的分歧,金兑锡支持改革,不再以联考作为单一的收生标准,避免下一代过于专注考试,无法发展真正的才能; 但任柏年忧虑损害现有华人学生的利益,担心新政策背后引发以族裔分配资源的隐患,变相返回平权时代前的反亚裔浪潮,认为公平考试让亚裔爬上社会阶梯。金兑锡因而在选战中备受攻击,但他认为,改革因选举而政治化,“我们这一代,是美国首次无法比上一代做得更好一代、更能回馈社会的一代,有一些东西遗失了”。

  任柏年表示,进求自由、安居乐业是法拉盛的共同价值,需要确保法拉盛治安良好、具好的教育机会、建立小商企的良好经商环境,但目前开发案众多,基建、交通跟不上脚步,需要小区更多讨论,制定良好的政策。

  对于同样的问题,金兑锡就认为勤奋是法拉盛人的共同价值,但现时法拉盛正步入关键时刻,“以往他人告诉我们什么是成功,做下一个成功人士,我们努力去达成,但热情、梦想很重要,不应由其他人去决定和评价你自己,下一代除勤奋外,应找寻自己的目标和方向,变成更成功的一代”。(陈润芝)


最近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