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在殡仪馆内举行婚礼续:感动读者网友

时间:2019-10-29  author:奚樯驴  来源:亚博  浏览:3次  评论:195条
男子在殡仪馆内举行婚礼续:感动读者网友
悲痛的余亮  商报记者 邓万里/摄

男子在殡仪馆内举行婚礼续:感动读者网友
余亮和小莹

  ■商报记者 丁亚菲 李政 李肖肖

  昨日,商报A10版刊登的殡仪馆婚礼一稿被近百家网站转载,截至昨晚7时许,有上万网友跟帖。商报读者也感动落泪,打来电话称,余亮让他们见识到了真正的爱情,让他们曾经尘封的心又有了感动。

  这是个怎样的男人?这场特殊的婚礼背后又有什么样的故事?

  死了都要爱 女孩突发癫痫病离世丈夫补办婚礼

   读者、网友

  生死不离的爱,他是一个纯爷们儿

  昨天,郑州很多人的心,都因一个名字――余亮,而感动落泪。对于这个“痴情的好男人”,他们都送上了祝福,希望他早日走出阴影,为了逝去的妻子而坚强。毕竟,生活还要继续。

  在跟帖中,网友纷纷表达了对新娘逝去的惋惜,和对两人爱情的感动。

  郑州网友apple也看到了这则新闻,她说,她一直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即使当天她亲身经历了这一幕,看着躺在水晶棺里的小莹,也还像在做梦一样。当看到这则新闻后,才有勇气相信她真的不在了,但她是幸福的,“我的朋友,希望你在天堂也依然幸福……我们会一直祝福你。”

  衡水网友“鸿影渐离”称,这样生死不离的爱,连老天都嫉妒。虽然女子失去了年轻的生命,可她得到了许多人一辈子都可望而不可即的完美爱情,值得了!

  在光棍节这天看到这则新闻,网友“风宸”很感动,“他们虽然在不同的世界,但衷心地希望他们都幸福。”还有网友表示,原本以为自己的心死了,看到新闻心震撼了,“都说女子痴情,世上竟然还有这么痴情的男人。感动,愿新娘安息,新郎节哀。”

   新郎余亮

  两个家还指望我,我得挺住

  在婚礼仪式上,我不知道笑也不知道哭,很茫然,很空。告别的时候,莹莹的亲友们都围着她,看着那么多人,那一瞬间,我突然觉得很痛苦,哭了。这是我从莹莹离开后,第一次哭。

  我突然觉得要崩溃了。积攒了太多的情绪,很压抑,我却找不到释放的理由。

  网上有很多关于我的评论,很多人把我说得很好,说我是男子汉。事实上,我不伟大,只是一个平凡的人,也不在意别人怎么看我,我只知道我能对得起莹莹。

  昨天之后,我再也没有哭过,因为我觉得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父亲告诉我说,因为母亲去世了,家里还指望我,要我挺住。我还要照顾莹莹的父母,安慰我的家人。所以我告诉自己,不可以脆弱。

  在别人都觉得我需要安慰的时候,我在联系亲戚、安慰父亲。我真的做到了,挺住。

  以后每年,我至少会来郑州一次,每次至少会在这待上一个月,陪伴莹莹的父母。这是我的承诺。

   余亮父亲

  儿媳每星期必打一个电话问候我

  我们家在成都武侯区,余亮退伍后便在成都一个笔记本销售公司找到一份工作,1个月前,被公司调往乐山分公司分管销售。

  儿子和儿媳都很孝顺,即使不能来成都,儿媳也是每星期必打一个电话问候我的身体情况。每当儿媳来成都时,都会给我们捎来郑州的特产。

  从9日晚上来郑州,到11日晚上,连着忙碌了两天,余亮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爸,我能挺得过来。

  11月9日上午,当一家人赶到成都机场时,10点30分的飞机,因为大雾天气推迟起飞,这一等,就是6个小时。

  终于,在下午4点钟,大雾消退,我们一家人才坐上飞机,赶往郑州。

  婚礼上,余亮很冷静。婚礼结束的时候,我看他已经快挺不住了。今天一天,我都在跟他说一句话:一定要挺住。他母亲已经去世了,我们还指望他来照顾家人。

   余亮姐姐

  很难想象,他能坚持把仪式举行完

  今天早上,我在成都打开电脑,看见的是铺天盖地关于弟弟余亮的新闻。我当时就哭了。很难想象,他能坚持把结婚仪式进行完,那20分钟,他表面平静,可我能想到,他内心经历了怎样的煎熬。

  他长大了,确实。他从小是个非常调皮的孩子,没少让父母操心。半年前,母亲去世,现在,他又遇到这样的打击。

  我事先并不知道他有这样的举动,那天晚上,他打电话过来,说想举办婚礼,作为姐姐,我只能鼓励他。

  我只说:“弟弟你做得真好。”放下电话,我立刻就哭了,心疼得刀绞般。

  如果接连遇到母亲去世和妻子去世,一般人估计都无法接受得了。母亲去世了,他还反过来安慰我,妻子去世了,他还能给她一个婚礼。我只希望,亲爱的弟弟,把你所有的悲伤释放出来。

   新娘叔叔

  从没想到我会拍小莹的婚礼和葬礼

  我经营着一家不大的数码店,偶尔会拍一些家人生活中的场景。

  10日上午,我才知道,余亮要和侄女小莹举行婚礼,在殡仪馆。而我,要去帮忙拍下这场和葬礼同时举行的婚礼,留给她的家人,作为纪念。我从来没想到,有一天,要在殡仪馆里,拍小莹的婚礼,还有葬礼。

  我拿着DV的手甚至都有些颤抖。我并不专业,更不忍心去拍美丽却再无法醒来的小莹。那天,我记得最清楚的,就是余亮和小莹戴着礼花的样子。那一抹原本喜庆的红色,一度充满了我的镜头,让我觉得更添悲伤。

  余亮一直很冷静的样子,直到最后一刻,他一个人站在水晶棺前,掩面痛哭。

   ■ 记者手记

  第一次见到余亮,我完全没想到,这会是一个24岁的男人。头发凌乱、胡子没有刮、领带随意挂在胸前,似是历经沧桑。

  直到说起莹莹,他像是突然醒了,不停地说着她的每一件事。他们如何相识,如何相恋,我们根本插不上话。

  这期间,他没有说过“爱”这个字。但爱意,从他飞扬的语调中、从他突然间的神采中,流露出来,很难不让人察觉。

  再次见到余亮已是昨晚6点。整洁的西装、干净的鞋子、轻松的神情。这天的他,像是换了一个人。

  他主动要求出去转转。他要看看郑州的大雪,之后去距离酒店一条街远的岳父母家,看望两位长辈。

  在郑州的雪夜里,余亮的脚步很快。他突然说,还有很多人生目标要完成。

  说这话时,他才像是一个24岁的大男孩,也曾经梦想着能在30岁之前赚到100万,然后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公司,不再给别人打工,自己当老板。说到理想时,他露出了笑容,自然而平和。

  这期间,有陌生电话打过来,他没有接。他摇摇头,撇撇嘴,已经厌倦了来自陌生人的打扰。

  走到岳父母居住的小区前,余亮说,他不急着离开郑州,要留下来,可能一个月,也可能十几天,陪伴莹莹的家人度过这个坎儿。他还说要每年来郑州,照顾岳父母。像是怕我不信,他强调,这是个承诺。

  迎着雪,冲我笑了一笑,余亮转身走进小区。




本文转载于 新浪网: http://news.sina.com.cn/s/2009-11-12/152919033937.shtml